欢迎光临越城区成章中学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学资源 >

教学资源

考评校长,第三方“动真格”了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1-12 23:13 浏览次数:

在一座拥有150万人的农业大县,各种关系盘根错节,从前的诸多教育改革要么失败,要么广受争议,如今将关系校长钱袋子的考核评价交由第三方机构,这项改革的胜算能有多少?

似乎胜率不大。但是,改革诚然有风险,不改革却无异于“温水煮青蛙”。湖北省监利县素以改革闻名,若干年前,该县的“教育卡”改革曾在全国激起一阵波澜。而今,他们正在探索的第三方考评校长的改革,也走在了经济薄弱县的前列。

这一次,他们能一举成功吗?

考评组又来了

期末将近,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校长考核时间。监利县分盐小学校长李名军看见湖北阳光教育研究院的一行人走到校门口,不由得心里一咯噔。

倒是研究院聘请的专家、华中科技大学附属中学原校长段丽华率先伸出了手,李名军礼节性地握了握,脸上虽笑,肚里却是五味杂陈。

怎么又是这几个人?李名军想起了2016年的冬天,他们便是这样来到学校,拉着学生、教师分组座谈,填写问卷,查阅档案,东转西看,忙活了大半天,后来向县教育局反馈了学校一年的发展状况。

正是这份反馈报告,让李名军感觉窝囊。最为明显的一点是,2016年的绩效工资下发后,李名军发现自己的所得比普通教师还要少。李名军私底下问了问同镇的另一名学校校长,得知别人的年底绩效竟是自己的三倍。

分析来去,李名军咬定问题肯定出在教师座谈与问卷调查上。2016年,作为上任不久的校长,李名军对教师的管理颇为严格。他认为,这一点可能引发了教师的不满,导致教师报复性打低分。

监利县分盐镇教管组原助理魏达中同样认为这个结果“不正常”。他悄悄向县教体局局长赵更生发了条短信:感觉李名军挺扎实,会不会搞错了?赵更生很快给了他回复:你来县里看一看。

魏达中一早就跑到了县教体局,赵更生向他出具了由湖北阳光教育研究院提供的“第三方评价量化数据表”。上面显示,分盐小学2016年成绩突出,但问题也很明显,尤其是“缺乏系统的文化建设”“教研教改推进效果不好”等。各项指标得分如何,问题在哪儿,一目了然。

让魏达中诧异的是,李名军所担心的“教师打分低”的现象根本就不存在。相反,教师对李名军的评价普遍颇高,此项得分超过其他学校。

“其实校长带领班子成员将分盐小学校貌翻新,变化很大,教师都很认可。但校长自主办学意识不强,教师年龄老化,素质普遍偏低,教学质量不高,这也是问题。”段丽华后来表示,得分低只是因为2016年分盐小学在校园文化建设以及教学中的问题比较突出。

在翔实的数据面前,李名军的心结也渐渐打开。他心里也清楚,许多教师连电脑都不会用,班班通虽然配齐了,但他们只会开机关机,学校教研这部分的分值能高吗?

2017年末,段丽华等人再次来到了分盐小学。这一次,李名军的得分会是怎样?

沉疴待解

其实,监利县的中小学校长都有一个相同的感受:不论考评结果如何,与从前相比,这两年的考评“不太一样”了,变得更公正、更专业。

毋庸回避,在一座拥有150万人口的传统农业大县,人情关系、利益关联曾经深深地困扰着监利县教育的发展。校长考评关乎校长个人的钱包问题,一直以来也争议漫天。

“从前的考评,虽然也有座谈调查等环节,但‘走过场’居多。”一名校长说。县教体局编写的一份记录监利县教育改革发展纪实的材料中反映,每到考评前期,就有校长来县教体局四处打听诸如“是哪个考评组来我们学校考评”等内部消息,以便“搞好关系”。

“你认识我,我认识你,谁也拉不开情面打低分。考评期间,拿上几条好烟,摆上一桌好酒,基本上就算敷衍过去了。”一位县教体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若干年前,为了给自己熟悉的校长争取“优秀”,有的局领导甚至在最终确定优秀校长人选的会上争论不休。为了平衡各方关系,校长绩效发放最终还要“结构化平均”,以免引发更大的争端。

这种教育行政部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评价模式,带来的结果自然是缺乏公信力,缺乏说服力,缺乏制约力。

“让行政部门来评价校长,思路与方法都是行政管理中的旧思维,显然不利于校长创新思维的发挥。”赵更生曾经毫不容情地说,“行政部门的同志在学校管理、教学改革等方面本身就不够专业,评价结果容易失真,也容易滋生腐败”。

2015年5月,适逢教育部下发《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强调“推进管办评分离,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新型关系”。文件要求“引入市场机制,将委托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开展教育评价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

赵更生觉得时机已到,在2016全县中小学校长工作会上,他坚决表明了态度——管办评分离“势在必行”!

如何分离?怎样治理校长考核不专业、易腐败的沉疴?结论都指向了第三方评价机构。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