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越城区成章中学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师博文 >

教师博文

教育的“最后一公里”有多远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7-26 12:00 浏览次数:
一对以写报告告文学著称的作家,以真实、细腻的笔触,记录了自己的孩子小明小学6年的求学经历,也记下他们的困惑与无奈。
这可谓一出现代版的“孟母三迁”。为了让小明得到好的教育,他们曾从南到北三次搬家、三次转学。第一次转学,是因为老师每天布置的作业太多;第二次,是由于学校没有运动场,于是他们“托关系”把小明转入当地最好的小学。没想到,在这里小明多次被班主任撕作业、体罚,被归入“差生”,从此变得厌学。近乎绝望的作家夫妇花了更大代价,办理了北方某市的“蓝印户口”,第三次转学。
客观地说,或许因为是作家的敏感,又对孩子寄予了更高期望,才致使他们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变得更为激烈。但最终,他们没有妥协,而是选择了逃避。小明进了一所民办学校,毕业后可不参加高考,直接出国。
有时候,逃避并不是软弱的表现,反倒比抗争更有力量。
这对夫妇名叫陈桂棣、春桃,这是他们的新著《南下北上求学记》中讲述的亲身经历。印象深刻的是夫妇二人在孩子被老师体罚后的一段对话。
妻子自责说,她最大的失误是没有为小明选择一个好的班主任。丈夫宽慰她说,又有多少人有这个能力去为孩子选择一个好老师呢?好老师那么稀缺,只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每一位有孩子的父母也会对此有深切的感触。孩子的教育,最终取决于那个与孩子直接接触的人。问题是,不是每一个家长都像作家父母那样,有能力“择校”或“择师”。怎样发展好每一个教师,让遇到一个好老师成为一个大概率事件,就成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一个重要努力方向。
这些年,在“公平”与“质量”两大主题指引下,我们的教育不乏大战略、大手笔、大行动:但这些改革举措,最终仍是由教师来落实和体现、与顶层设计大刀阔斧、波澜壮阔的态势形成巨大落差的是,在实践的前沿,教育者从观念到行为的嬗变依旧是步履迟缓、波澜不惊。
近年来,从科技发展到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问题备受瞩目。一些尖端技术、先进设施、新兴公共服务,虽然设计初衷良好,但因为没有解决好宏观与微观的接驳,结果让人只能“望梅止渴”。
教育何尝不是如此?这“最后一公里”已经成了改革链条中的攻坚环节。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从制度伦理上做出调整。要去思考,我们的政策举措是否兼顾到大多数乃至每一个教师,是否是为他们服务,是引导而非管束。我们的着眼点不能只盯着少数人,而是要让所有人都有目标和动力。
其次,要体现精神引领,诉诸教师的文化自觉。创设民主、充满人文关怀的氛围,而不是用功利性目标去束缚教师。教师培训不只关注“有用”的方法技巧,还要给予精神陶冶和情感熏陶,从影响其“情”和“意”去改变“知”和“行”。
再者,我们需要有智慧的基层教育管理者,应赋予他们更多自主权,激发其创造性。作为教师成长的重要他人,他们对宏观决策的理解程度和执行决心,以及能否有原创性、个性化的管理实践,决定着教师达到的高度和教育的最终品质。
这“最后一公里”有多远,取决于每一个教师,取决于他们对教育的理解。正如一位校长这样感慨道:“只有教师真正理解了教育,才会在无人观看、无人监督的课堂上,有恰到好处的应答,对各种即时事件有很好的判断和处理。”
诚如斯言!
【打印正文】